www.deoamq.live > ag.29855.com

ag.29855.com

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

ag.29855.com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99娛樂_[官方授權網站 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ag.29855.com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ag.29855.com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ag.29855.com原標題:起底“飯圈”侵權:涉訴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僥幸心理法制日報微信公號12月21日消息,aswl、awsl、wlsw、捆綁、倒貼、拉踩,這些“飯圈密語”你看得懂嗎?“飯圈”即粉絲對自己所屬的追星群體的統稱。而他們中的一部分卻在網上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主動貶低其他明星。而這背后與明星們的流量利益密切相關。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發布《“粉絲文化”與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粉絲文化”影響下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行為的主要特點、成因進行了分析,并對社會治理層面提出建議。《報告》顯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傳導性使不同地區有共同興趣偏好的粉絲個體在網上集結,形成了以明星為中心,層級清晰、分工明確、行動力強的各具特色的趣緣文化群體和組織形態。粉絲之間不斷分享信息、交流情感,逐漸成為形成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興趣共同體和情感共同體。他們甚至還創造了獨特的交流語言,如入選2019年網絡熱詞的“aswl”“awsl”“wlsw”等。然而,在“粉絲文化”興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實施侵害名譽權行為的糾紛較為多發,網絡言論失范問題亟待規范。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明星訴網友侵害名譽權案件中,七成被告為30歲以下的青少年,大部分為在校大學生。被控侵權行為內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語言、捏造事實等,使用“飯圈”特有語言成為顯著特征。對審理的案件分析后發現,青少年發表涉嫌侵權言論的目的是為自己所喜愛的明星提高人氣、獲取關注。通常表現為:對貶低自己偶像的言論予以回擊;主動貶低其他明星,為自己喜愛的明星爭取影響力;單純因厭惡與其偶像進行合作的其他明星而發起言論攻擊等。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受理的多起案件中,被告實施侮辱特定明星的行為,往往由“粉絲”之間的持續罵戰引起。青少年在追星過程中存在不理智、相互謾罵、失范言論升級的現象,個別粉絲將怨氣轉至對方維護的明星,進而實施對明星的侮辱、誹謗。在進行網絡言語攻擊時,他們多使用“飯圈黑話”,通常表現為明星“黑稱”、侮辱性語言的諧音以及形容娛樂圈炒作的特定詞匯等 。例如,在多起案件中,被告都以特定具有侮辱、貶損之義的綽號指代特定明星,雖然這些綽號可能并不為大多數社會公眾熟知,但在粉絲群體中則指向清晰。據此,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后認定,只要侮辱性的稱呼能夠形成與特定明星的對應關系,即可視為對該明星的侮辱,構成侵權。在庭審期間,涉訴青少年還往往表現出法律意識淡薄且存在僥幸心理。部分青少年主張其發布的侵權言論并非原創,而是從其他媒體或個人發布的信息轉載而來,因此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此外,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論極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屬性粉絲的“聲援”和“追捧”,不僅體現在大量支持或鼓勵被告的評論上,甚至出現被告微博粉絲在訴訟期間成倍增長的態勢。部分案件的庭審視頻在庭審結束一段時間后亦引發上億的話題量,再次引發公眾關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繼續發表不恰當言論,持續受到眾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絲將個人好惡凌駕于事實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態。更有甚者,在訴訟期間發起“打賞”活動,組織同屬性粉絲為其籌款。對此,北京互聯網法院亮明司法態度,不僅在相關案件中判決被告依法承擔侵權責任,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還認定被告因涉訴所獲打賞款項構成違法所得,全部收繳以示懲戒,成為全國首例。《報告》分析了青少年網絡言論失范問題的成因,其中有家庭、學校等在青少年網絡素養教育方面的欠缺,也有部分公眾人物未承擔起正向引領公眾的社會責任,社交平臺缺乏與時俱進的網絡言論管理機制,此外,粉絲群體化、網絡化、組織化催生的網絡空間亞文化與新業態,都為網絡失范行為提供了土壤。在流量利益的驅使下,個別明星或其團隊不排除有過度包裝“人設”、故意炒作話題等行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為社會公眾人物的思想自覺和行為自覺,缺乏對青少年價值觀的正向引領。《報告》進一步指出,粉絲文化催生了粉絲經濟,同時產生經營性收益,催生了相關從業者。從業者通過建立粉絲和明星之間的情感互動,提升粉絲黏性以獲取經濟利益與社會效益。例如,粉絲購買明星雜志、專輯、周邊、同款或代言商品等。以追星為目的在網絡空間聚集的粉絲團體令應援集資得以產生。從明星演唱會的燈牌標語到寫字樓的外墻廣告,不一而足。這些不菲的開支均來自粉絲集資及買單沖動,產生了一系列應予關注的社會問題。如“應援”資金流向不透明、資金管理者圈錢跑路;低齡“打賞”、巨額“打賞”引發糾紛;“黃牛”、“私生飯”等侵犯隱私、危害公共安全事件挑戰道德及法律底線;因“需求”而支撐的“代拍”現象屢禁不止等對于諸多問題,北京互聯網法院通過審理一系列涉及網絡言論侵害他人名譽權的案件,確立了相關裁判規則:公民的言論自由應以尊重他人合法權利為限,任何自然人的隱私權、名譽權均受法律保護;公眾人物對社會評論的容忍義務以人格尊嚴為限;自媒體的侵權責任程度應綜合考慮自媒體的言論傳播范圍及影響力;飯圈“黑話”“影射”亦構成侵權;為網絡侵權言論求“打賞”構成違法所得的,法院可予以收繳;特定情況下對明星粉絲的侮辱亦構成對該明星的侮辱;公眾人物應對就其業務能力的合理批評予以容忍等等。這些裁判規則的確立為網絡言論提供了清晰的法律指引。同時,北京互聯網法院建議各方力量聯動,共同培育健康用網文化,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北京互聯網法院院長張雯發布了《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共筑清朗網絡空間》倡議書,提出五點倡議:倡導網絡言論發布者承擔話語責任,對網絡言論失范行為堅決說“不”;倡導廣大網絡用戶拒絕網絡暴力,依法上網、理性發聲;倡導文藝工作者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引導粉絲群體理智追星;倡導網絡服務提供者生產有品質、符合人民多元需求的鮮活的文化產品,為優質內容提供更加友好和便捷的傳播渠道;倡導全社會形成維護公序良俗、樹立良好風尚的合力。來源:法制日報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deoamq.live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www.deoamq.live內容來自網絡,如有侵犯請聯系客服。[email protected]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