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eoamq.live > 真人捕魚游戲大廳下載

真人捕魚游戲大廳下載

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

真人捕魚游戲大廳下載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

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威廉希爾娛樂場網站 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

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

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真人捕魚游戲大廳下載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

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

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真人捕魚游戲大廳下載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

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

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真人捕魚游戲大廳下載原標題:何君堯批“五大訴求”:喊著法治又要求法官釋放罪犯,四川變臉都沒你們快![環球網報道 記者 崔天也]“一邊喊著法治,一邊又要法官釋放罪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在21日舉行的“世界之困與中國之治”2020環球時報年會上,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環球網記者專訪時,對香港暴徒口口聲聲喊著的“五大訴求”用很長的一段話,逐條進行了批駁。“所謂‘五大訴求’,本身他們訴求就是沒有內涵的,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君堯否認暴徒所謂“訴求”的正當性說,無論是最初的要求撤回修改《逃犯條例》,到后邊的其余幾條訴求,都是無理取鬧,沒有意義。“首先說引起這場風波的修例一事。本來這個逃犯條例本身就不是‘送中’不‘送中’的問題,他們喊的‘反送中’的說法本身就是不對的。”何君堯解釋說,“簡單來說,修改逃犯條例本來就是由一起殺人案件引起,是因為香港與臺灣之間沒有逃犯引渡條例,所以香港人在臺灣殺人犯法后,臺灣當局沒法來找香港要人。”他表示,所謂“修例”,原本只是對條例的一種完善,但這件事現在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把“送中”無限放大。其中,美國人看到后認為這是攻擊中國的一個“絕佳機會”,宣稱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制度受到侵犯的范例,于是以此大做文章,文宣鬧得滿城風雨,導致大部分香港人甚至在完全不理解“修例”是什么的情況下,就開始跟著喊“把罪犯送到中國?不行我們不同意!”然后要求政府撤回修例。“雖然現在《逃犯條例》已經被撤回了,但我認為這種訴求本身就是沒有意義的。”“所謂第二個訴求,就是6月時他們(極端示威者)沖擊立法會。”何君堯說,“當時,他們犯了法,沖擊警方,使用暴力等,被警察逮捕了30多人。這時,他們開始無理地要求放掉這些犯了法的人,那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是法官還是什么東西?!”何君堯還對記者稱,這些暴徒一方面說著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法治很重要,但轉過臉來就要求釋放罪犯,“喊著要法治,轉過來就要求放人,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四川變臉都沒有你們快!”當談到第三則“訴求”時,何君堯表示,當暴徒的暴力行為被定性為“暴亂”后,這些人提出“訴求”要求推翻這一定性,“你以為你是誰?!不服你可以在法庭上,當著法官的面去辯論。現在直接提要求推翻判決,這還是將人治置于法治之上,這與他們一直以來所謂的‘訴求’和‘立場’是相違背的。”至于第四條“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進行調查,何君堯則明確表達了對香港警方的支持。何君堯說,暴徒質疑港警“違法”,不當使用武力,對特區政府和警方有著強烈的針對性。“如果警方真的沒有使用最小程度武力,如果不是一直那么克制,這半年香港一定已經死了許多人。”他對記者說,“對比看看其他國家,英國倫敦,美國,近幾天的印度,之前的法國‘黃背心’,他們那么短時間死了多少人,香港呢?”何君堯還稱,如果真的說要調查這場風波,倒是應該尋根究底,查查到底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干預。“如果沒有,哪會有那所謂200萬人上街游行?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何君堯還對記者說,最后一條“訴求”則更為好笑,起初是喊著要特首下臺,沒喊兩天馬上又改成要推“雙普選”,“由此看來,這所謂‘五大訴求’根本就是模棱兩可,改來改去。毫無意義。”最后,何君堯對記者表示,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毫無疑問是一種“本土主義”思想,是一種“港獨”的表述。他認為,這種“本土主義”思想無疑是違背基本法中“維護中國領土完整和主權統一”一點,是違法的。相比之下,“五大訴求”似乎有些打擦邊球,雖然沒有明確違反基本法,但由“五大訴求”引出的這場風波已經對社會治安造成影響,這可能違背基本法中“維持香港長期穩定繁榮”一點,所以也是不當,可能違背基本法的。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deoamq.live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www.deoamq.live內容來自網絡,如有侵犯請聯系客服。[email protected]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开